新闻与非洲共成长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 >

中非农产品产业发展概况 中非农业合作和贸易潜力前景

日期:2018-06-13 / 人气:

中非农产品产业发展概况: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国别分布变化很小,没有显著的分散趋势。首先,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数量比较稳定。按贸易额从大到小排列,进口中国农产品累计份额为95%的非洲国家在1992-1995年有20个;在2005-2010年间累计份额为95%的国家为21个
  一  引言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中国农产品贸易快速增长,贸易逆差显著提高。中国农产品供需发生显著改变。从生产上讲,伴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工业化和城镇化,中国农业生产比较优势显著下降。从需求上讲,随着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显著提高,居民的食品消费结构正发生显著变化,对蔬菜水果、肉制品和奶制品等高附加值农产品需求快速增长,食品消费数量和质量都将显著增长和提高。中国农产品贸易变化充分体现了国内农产品供需的变化。农产品贸易在加入WTO后快速增长,贸易总额由2001年的267.4亿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945.7亿美元(2000年不变价格),年均增幅达15.1%。其中,进口增长速度显著高于出口,在2004年出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首次贸易逆差,并且不断扩大,农产品贸易逆差在2010年达到185亿美元。
  非洲拥有得天独厚的气候和丰富的土地资源,农业资源非常丰富,例如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还可以用于种植的土地面积有7亿多公顷,其中几内亚只使用了10%的可用耕地为各种粮食和经济作物生产提供便利的生产条件。中非在农业生产的资源禀赋上具有很高的互补性,双边农产品贸易合作潜力巨大。随着中非双方政治和经贸关系的深化,特别是在2000年成功举办中非合作论坛和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来,中非农产品贸易快速增长。中非农产品贸易总量由2000年的5.03亿美元上升到2010年的25.19亿美元(2000年不变价格计算),增长了4.0倍,年均增长17.5%。其中,从非洲农产品进口增长迅速,由1.8亿美元增长到11.77亿美元,10年间增长了5.6倍,年均增长20.5%;中国对非洲出口也增长非常显著,由3.2亿美元增长到13.41亿美元,增长了3.2倍,年均增长15.3%。由于中非在农业生产资源上具有显著的互补性,如果能充分发挥双方在农业资源和生产上的比较优势,中非农产品贸易将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中非农业合作和贸易潜力受到广泛关注,但是对中非农产品贸易空间格局变化的研究还属于空白。随着中国对非洲农业合作和贸易促进政策的出台,以及双边农产品贸易的快速增长,中非农产品合作和贸易的变化特点、演化趋势和发展潜力等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这些研究主要是从贸易总量上进行分析和评述,很少关注中非农产品贸易的国别变化及特征。虽然有部分研究针对中非贸易的国别变化展开分析,但是这些研究主要是针对所有产品(即:将农产品和非农产品加总在一起),例如:梁明利用UNCOMTRADE数据库数据,重点研究了2000-2009年间中非贸易国别情况,认为中国与非洲的贸易伙伴比较集中,贸易平衡状况业绩不均衡;研究表明中国对非洲五大区域贸易的差异有缩小的趋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文献对中非农产品贸易的国别变化进行深入分析和研究。
  深入研究中非农产品贸易的时空变化特征,对于制定中非农业合作和农产品贸易战略具有重要意义。中非农产品贸易的时空变化存在一系列的问题需要回答。非洲与中国主要的农产品贸易伙伴有哪些?他们在中非农产品进出口中所占的份额如何?随着中非农产品贸易的快速增长,主要贸易伙伴是更加集中,还是快速分散?这些非洲国家与中国农产品贸易的平衡状况如何?本文根据联合国贸易统计署的(UNCOMTRADE)贸易数据,选取1992-2010年中非农产品进出口额,分析中非农产品贸易的国别变化特征和贸易平衡变化,并采用空间集中度指标(赫斯曼指数和贸易熵指数)研究中非贸易聚集程度变化,根据研究结果,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二  中非农产品贸易区域分布变化特征
  为了方便直观地描述中非农产品贸易进出口变化,把1992-2010年数据分为1992-1995、1996-2000、2001-2005和2006-2010年4个时期,将每一阶段的贸易额加总平均后,按升序分别选取在4个阶段累计比例为95%的主要贸易国家作为分析对象。运用ArcMap绘制1992-2010中国进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分布图,并用渐变的蓝色标识出不同贸易额度,直观表达和分析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农产品贸易的区域(空间)变化特征。
  ①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区域分布特征变化

  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来源地非常集中。如表1所示,在1992-1995、1996-2000、2001-2005和2006-2010年间,来自前5位国家的农产品占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比重分别为86.1%、70.1%、62.6%和57.5%;而来自前10位国家的农产品占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比重分别为96.1%、89.5%、81.5%和79.8%。从上述变化可以看出,虽然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国别聚集程度在不断下降,但是贸易聚集程度依然很高,少数几个贸易伙伴在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表1 中国进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前10排名

中国进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前10排名

  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在国别分布上呈现逐渐分散的趋势。首先,主要进口来源地数量不断增加,其中进口占全部进口95%的国家数量由1992-1995的10个提高到2006-2010年的18个。其次,扩张的区域性特征非常明显,扩张的区域可分为3大块。如图1所示,①农产品以WTO《商品名称和编码协调制度》(HS1992)为标准,包括谷物(1001、1005、1006),油籽(1201-1209,1212),植物油(1507-1515),园艺产品(06-09、1210-1214、13、14),动物产品在非洲西北部以马里为中心,逐步扩大为马里、布基纳法索、加纳、多哥、贝宁和塞内加尔等区域;在东北部以苏丹为中心,逐步扩张为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乍得和喀麦隆等国家;在东南部以津巴布韦为中心,逐步扩大为南非、津巴布韦、赞比亚、莫桑比克、马拉维和坦桑尼亚等国家。

图1 中国进口农产品的主要非洲国家分布变化图(2000年不变价)

中国进口农产品的主要非洲国家分布变化图(2000年不变价)

  虽然进口来源国有逐渐分散的趋势,但是前期主要来源国依然占有重要地位。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不断增长,由1992年的1.93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11.78亿美元,在18年间增长5.05倍,但是前期主要进口来源国依然占据重要地位。如表1所示,在历年前10位进口来源国中,有6个国家始终没有发生变化,它们分别是津巴布韦、马里、喀麦隆、埃及、南非和贝宁。虽然这6个国家在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中的比重不断下降,由1992-1995年的64.1%降低到2006-2010年的51.8%,但是从这6个国家进口的农产品超过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50%,依然占有重要地位。

  ②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区域分布特征变化
  相对于进口,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国别分布较为分散。如表2所示,在1992-1995、1996-2000、2001-2005和2006-2010年间,前5位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比重分别为59.3%、63.2%、65.4%和57.0%;前10位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比重分别为79.1%、79.4%、80.7%和75.9%。相对于进口,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国别聚集程度较为分散。而且从前5位和10位农产品进口国所占贸易份额变化来看,在1992-2010年间中国对非洲出口的国家聚集程度并没有非常显著的变化。
  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国别分布变化很小,没有显著的分散趋势。首先,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数量比较稳定。按贸易额从大到小排列,进口中国农产品累计份额为95%的非洲国家在1992-1995年有20个;在2005-2010年间累计份额为95%的国家为21个,国别数量变化很小。其次,从图2可以看出,虽然随着非洲国家进口中国农产品数量的快速增长,图形颜色不断加深,但是进口依然分布在前期有贸易的国家上,空间上的扩张趋势不明显。

  虽然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较为集中且分散程度变化不大,但是主要进口国的贸易地位却发生较显著改变。如表2所示,在1992-1995年进口中国农产品的前10位非洲国家中仅有4个国家出现在2006-2010年的前10国家中,它们分别是摩洛哥、埃及、南非和阿尔及利亚,这4个国家一直是中国农产品重要的进口国,在2006-2010年,这4个国家的进口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46.3%;然而,其他6个主要的进口国份额显著降低,被新出现国家所替代。在1992-2010年间,前10位主要农产品进口国的总体份额基本保持不变。上述变化表明,非洲国家进口中国农产品的波动很显著,除几个主要的进口国外,其他国家农产品进口的稳定性较差。

表2 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前十排名

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前十排名

  三  中国和非洲国家间贸易量平衡变化及分布特征
  采用二维坐标图来分析中非农产品进出口贸易量平衡关系。如图3所示,X轴表示中国从非洲不同国家农产品进口额,Y轴代表中国对不同非洲国家农产品出口额;45°线表明双边贸易处于平衡状态(即:进口完全等于出口,贸易逆差为0),45°线以上表示中国对某非洲国家的农产品出口大于进口,处于贸易顺差;45°线以下表示中国向某非洲国家农产品出口小于进口,处于贸易逆差。如果样本沿着坐标轴(呈L型)分布,这说明农产品贸易处于非常不平衡状态,即双边农产品贸易或显著的逆差或显著的顺差。

  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农产品贸易不平衡特征非常明显。从图3可以明显看出,中国与非洲国家的进出口贸易主要沿着纵轴或横轴分布,呈现明显的L型特征。这说明中国与多数非洲国家间的农产品贸易处于不平衡状态(或显著为贸易顺差或显著为贸易逆差)。这一结论通过比较居于前10位的进口国和出口国可以进一步得到印证。如表3所示,在1992年只有摩洛哥1个国家同时出现在前10位进出口国名单中,摩洛哥是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但其进口仅排名第10。即使在2010年有3个国家(南非、埃及和贝宁)同时出现在前10位的进出口国中,贸易不平衡现象也依然非常严重。

图2 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分布变化图(2000年不变价)

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分布变化图(2000年不变价)

  采用净出口占贸易比率以更加直观的描述中国与非洲国家农产品贸易平衡分别特征。计算后,利用ArcMap做出4个时间段的中国对非洲净出口国别变化图(图4)。净出口占贸易比率公式如下:
  净出口占贸易比率=净出口贸易量=(X-M)(X+M)
  式中:X代表中国对非洲出口额;M代表中国从非洲进口额。如果中国是净出口,则上述数值为正,并用蓝色表示;如果为净进口,则上述数据为负数,并用红色表示。当贸易居于平衡时(进口=出口),则比率为0;如果贸易非常不均衡(即或为净进口,或为净出口),则比率为1或-1,当贸易越不均衡时,颜色越深。空白处为数据缺失国家。

  采用净出口占贸易比率的分析表明,中非农产品贸易不平衡状况很严重,而且在空间分布上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根据净出口占贸易比例,图4展示了在1992-1995、1996-2000、2001-2005和2006-2010年间中国与非洲国家的贸易平衡变化情况。首先,图4整体上以深色为主,这表明中非农产品贸易非常不均衡状态。在2006-2010年间,超过1/3的非洲国家或为完全净进口(非洲国家对中国没有出口,只有进口)或为完全净出口(非洲国家对中国没有进口,只有出口),仅有肯尼亚的农产品贸易居于平衡状态。其次,农产品贸易的不平衡状态具有明显空间特征。如图4所示,与中国农产品贸易处于贸易盈余状态的国家主要分布非洲东部沿海地区,而处于逆差的国家主要分布在非洲中西部和北部沿海地区。

图3 1992、2000和2010年中非农产品进出口贸易分布

1992、2000和2010年中非农产品进出口贸易分布

  四  中非农产品贸易聚集程度分析

  进一步采用贸易熵指数(tradeentropy)来分析中国和非洲各国之间贸易聚集程度的变化。贸易熵指数是国际上广泛采用来衡量出口贸易地理空间聚集度的指标。较高的集中度表明该国贸易更容易受到贸易伙伴经济波动的影响。贸易熵指数计算公式为:
  TE=(XsdΣdXsd)ln(1XsdΣdXsd)
  式中:TE代表贸易熵指数;s代表中国;d代表中国在非洲的贸易伙伴;X代表不同农产品进口(出口)额;TE的数值分布在0至正无穷。数值越高的值表示其国家贸易地理空间越分散,当贸易熵指数无穷时,表示其在每个国家的贸易份额为一样。反之,当TE越小,表示熵越小,贸易空间越集中。
  为了使结果更加准确,同时采用区域赫斯曼指数(RegionalHirschman)进行计算。区域赫斯曼指数(RegionalHirschman)为另一个用于衡量出口地理空间集中度的指标,其计算公式如下:
  RE=Σd(XsdΣdXsd)2
  式中:RE表示区域赫斯曼指数;s代表中国;d代表非洲国家;X代表双边农产品进口(出口)额;RE数值分布在0-1之间,数值越大,表明贸易空间地理集中程度越高,反之则越低。

  与前面的统计分析结论一致,贸易聚集度指数结果表明: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国别集中度有较显著的分散趋势,但是对非洲农产品出口国别集中度没有显著变化。图5显示了1992-2010年中国对非洲农产品进出口的贸易熵指数和区域赫斯曼指数。计算结果表明,不论采用贸易熵指数和区域赫斯曼指数,所得到的结论是完全一致的。首先,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国别聚集程度虽然有所降低,但是变化幅度很小。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贸易熵指数由1992年的2.6提高为2010年的2.9,仅增长0.3(图5);而区域赫斯曼指数变化幅度也很小,由1992年的0.32,下降为2010年的0.29,降低0.03(图6)。

表3 1992、2010年中国进出口额前10名的非洲国家

1992、2010年中国进出口额前10名的非洲国家

  其次,相对而言,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国别聚集程度变化幅度较大,分散程度显著降低。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贸易熵指数由1992年的1.7增长为2010年的2.6,增长1.0,增幅达到59.4%(图5);区域赫斯曼指数变化幅度也很显著,由1992年的0.54,下降为2010年的0.32,降低0.21,降福为40.7%(图6)。值得注意的是,贸易熵指数和区域赫斯曼指数都表明: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贸易聚集度在2001-2006年间快速下降,其中贸易熵指数由2001年的1.50快速提高到2006年的2.8;而区域赫斯曼指数由2001年的0.63下降到0.29。上述变化表明,随着2000年中非经济合作论坛的召开、中国加入WTO以及一系列促进中非农业经贸合作和贸易政策的实施,对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非洲国家数量明显增多,农产品贸易的国别集中程度呈现出分散的趋势。然而,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并没有出现这种显著变化,对非洲农产品出口依然集中在前期已有的贸易伙伴。

图4 非洲不同国家与中国农产品净贸易占双边农产品总贸易的比例

非洲不同国家与中国农产品净贸易占双边农产品总贸易的比例(%)

  五  结论
  (1)虽然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国别分布呈现分散趋势,但是进口来源地仍很集中,前期主要进口来源国依然占有重要地位。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在国别分布上呈现逐渐分散的趋势,来自前10位国家的农产品占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比重显著下降;同时主要进口来源地数量不断增加,其中进口占全部进口95%的国家数量由1992-1995的10个提高到2006-2010年的18个。虽然在1992-2010年间一直居于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贸易前10位的6个国家的贸易比重不断下降,但是从这6个国家进口的农产品占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51.8%,依然占有重要地位。
  (2)相对于进口,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国别分布较为分散,而且在1992-2010年间国别分布变化不明显,但主要进口国的位次变化较为显著。前10位进口中国农产品的非洲国家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比重在1992-2010年间变化幅度很小;而且进口中国农产品累计份额为95%的非洲国家在1992-1995年有20个,2005-2010年间累计份额为95%的国家为21个,仅增加1个。然而主要进口国的贸易地位却发生较显著改变,1992-1995年进口中国农产品的前10位非洲国家中仅有4个国家出现在2006-2010年的前10国家中。
  (3)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农产品贸易不平衡特征非常明显。中国与非洲不同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分布呈现明显的L型特征,农产品贸易处于显著的不平衡状态。采用净出口占贸易比率的分析也表明中非农产品贸易处于不均衡状态,在2006-2010年间,超过1/3的非洲国家为完全净进口或者完全净出口。同时,中非农产品贸易的不平衡状态具有明显空间分布特征。与中国农产品贸易处于贸易盈余状态的国家主要分布非洲东部沿海地区,而处于逆差的国家主要分布在非洲中西部和北部沿海地区。

  (4)贸易熵指数和区域赫斯曼指数分析表明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国别集中度有显著的分散趋势,但是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国别集中度却没有显著变化。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贸易熵指数由1992年的2.6提高为2010年的2.9,仅增长0.3;区域赫斯曼指数变化幅度也很小,由1992年的0.32,下降为2010年的0.29,降低0.03。然而,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国别聚集程度变化幅度较大,分散程度显著降低。从非洲农产品进口的贸易熵指数由1992年的1.7增长为2010年的2.6,增长0.9,增幅达到59.4%;区域赫斯曼指数变化幅度也很显著,由1992年的0.54,下降为2010年的0.32,降低0.22,降福为40.7%。

图5 1992-2010年中国对非洲贸易熵指数

1992-2010年中国对非洲贸易熵指数

图6 1992-2010年中国对非洲贸易区域赫斯曼指数

1992-2010年中国对非洲贸易区域赫斯曼指数

  根据上述结论,可以认为,在未来中非农产品贸易进程中,在维护和促进与传统农产品出口国家贸易的同时,中国需要更加注意开拓和发展新的农产品出口市场;同时,需要积极采取措施,深化与现有非洲国家的农产品贸易合作,改善中国与非洲国家农产品贸易严重的不均衡状态,促进双边农产品贸易的均衡发展。本文虽然对中非农产品贸易时空分布的特征及变化进行了分析,但是没有阐述导致这种特征及变化的深层次原因,在未来将专门撰文进行研究。
本文摘自《中非农业高峰会会刊》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