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农业合作与农产品贸易发展现状及前景展望_环球广域传媒集团Global Max Media Group(GMMG)

新闻与非洲共成长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 >

中非农业合作与农产品贸易发展现状及前景展望

日期:2018-06-14 / 人气:

摘要:首先介绍了中国农产品贸易总体状况、中国与非洲农产品贸易变化趋势及特征,然后从中非农业贸易总量、贸易产品结构和贸易市场结构3个层面对中非农产品贸易进行了分析,最后探讨了中非农产品贸易面临的挑战,预测了中非农业贸易的发展前景。研究结果表明,中非农产品贸易增长速度要高于中国对外农产品贸易增长速度,非洲在中国对外农产品贸易中的地位在不断提升;中非农产品贸易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均具有较高的集中度。中非农产品贸易虽然面临一些挑战,但也具有很多优势,因此中非农产品贸易今后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关键词:中国,非洲,农产品贸易,一带一路,发展前景

1 中国农产品贸易概况

1.1 中国农产品贸易总体情况
1995年以来中国农产品贸易快速发展,1995—2016年,农产品贸易总额从265.24亿美元增加到1832.28亿美元,增长了590.80%;其中,进口额从121.60亿美元增加到1106.15亿美元,增长了809.66%,出口额从143.64亿美元增加到726.13亿美元,增长了405.52%(图1)。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农产品贸易额更是快速增长,2001—2016年,增长了559.35%;其中,进口额增长了835%,出口额增长了354.54%。
1995—2004年中国农产品贸易呈现持续顺差状态,但2004年以来转而呈现逆差,逆差额总体先逐步扩大,至2013年达到最大,为508.13亿美元,此后有所减少。2016年,中国农产品贸易总额比上年下降了1.54%;其中,进口额下降了4.58%,出口额增加了3.46%,逆差额达到380.02亿美元,减少了77.32亿美元。
1.2 中国农产品贸易产品结构
2016年,中国农产品出口额最高的类别是水、海产品,达到137.05亿美元,占全部农产品出口总额的18.87%(其中,鱼111.11亿美元,占15.30%;虾24.28亿美元,占3.34%);此外,出口额位居前列的主要农产品类别还有蔬菜106.01亿美元,占14.60%;水果48.80亿美元,占6.72%;食用菌31.25亿美元,占4.30%;糖及糖食17.07亿美元,占2.35%;茶叶14.85亿美元,占2.04%;烟草及其制品13.77亿美元,占1.90%(表1)。2016年,中国农产品出口产品集中度较高,前15位类别农产品出口额合计占全部农产品出口总额的77.16%。
2016年,中国农产品进口额最高的类别是油籽油料,达370.46亿美元,占全部农产品进口总额的33.49%(其中大豆339.85亿美元,占30.72%),此外,进口额位处前列的主要农产品类别还有畜禽类产品226.08亿美元,占20.44%(其中,畜肉及杂碎89.55亿美元,乳品68.31亿美元,禽肉及杂碎12.85亿美元);谷物56.40亿美元(其中,大米15.81亿美元,高粱14.22亿美元,大麦11.40亿美元,小麦7.97亿美元,玉米6.31亿美元),占5.99%;植物油62.28亿美元,占5.63;酒43.54亿美元,占3.94%;羊毛23.40亿美元,占2.12%(表1)。2016年,中国农产品进口产品集中度很高,前15位类别农产品进口额占全部农产品进口总额的84.78%。
1.3 中国农产品贸易市场结构
1995—2016年,亚洲一直是中国农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但中国农产品对亚洲出口额占农产品出口总额的比重有所下降,从76.8%下降至65.2%;对欧洲出口比重也较高,一直高于10%,到2016年为14.4%;对北美洲出口比重明显提高,从5.6%增至11.6%;对非洲、南美洲和大洋洲的出口比重均相对较低(表2)。因此,中国农产品出口洲际市场结构的集中度较高。
北美洲一直是中国农产品最大的进口市场,中国对北美洲农产品进口额占中国农产品进口总额比重在1995年曾达到37.9%,此后有所下降,到2016年为26.5%;亚洲在1995年曾是中国农产品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但此后进口比重不断下降,到2016年为18.4%;中国从欧洲进口农产品比重相对较为稳定,2016年为16.4%;中国从南美洲和大洋洲农产品进口比重总体上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分别从1995年的13.2%和8.4%提高到2016年的26.1%和10.2%;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比重一直相对较低(表2)。
 
2 中非农产品贸易状况分析
 
2.1 中非农产品贸易概况
加入WTO以来,中非农产品贸易额的增长速度要高于中国对外农产品贸易额增长速度。2001—2016年,贸易总额从6.09亿美元增加到54.11亿美元,增长787.90%;其中,进口额从1.87亿美元增加到27.64亿美元,增长1375.90%,出口额从4.22亿美元增加到26.47亿美元,增长527.01%(图2)。从中国在中非农产品贸易中的平衡状况来看,总体上经历了顺差(1995—2003年)—逆差(2004—2006年)—顺差(2007—2011年)—逆差(2012—2016年)的变化过程。2016年,中国向非洲出口农产品26.47亿美元,进口27.64亿美元,逆差1.18亿美元。
非洲在中国对外农产品贸易中的地位总体上不断提升。据表2,从非洲进口农产品占中国从世界进口农产品的比例从1995年的1.7%增至2016年的2.5%;出口方面,从1995年的1.5%增至2016年的3.7%。但相对于其他各洲来说,中国与非洲的农产品贸易规模仍然偏小。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中国自非洲农产品进口额占中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比重显著提高到3.7%,这主要是因为自2005年1月1日起中国对自部分非洲国家进口的部分类别农产品实行了零关税。
2.2 中非农产品贸易产品结构
2016年中国对非洲出口农产品的产品集中度较高,主要是咖啡、茶、马黛茶及调味香料(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总额的24.89%),蔬菜、水果、坚果等制品(占17.72%),水、海产品(占16.32%),杂项食品(占9.81%),水产品制品(占5.79%),食用蔬菜(占5.61%)(表3)。按农产品细类来分,2016年中国对非洲的出口额排在前8位的农产品分别是:茶叶(62196万美元)、鱼(50210万美元)、蔬菜(48466万美元)、杂项食品(25940万美元)、糖及糖食(10670万美元)、其他水产品(7471万美元)、油籽油料(6616万美元)和杂项农产品(6019万美元)。可见,中国对非洲主要出口茶叶、水产品、蔬菜等具有较强出口比较优势的农产品。
2016年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产品集中度也较高,主要是油料、工业用或药用植物等(占中国从非洲农产品进口额的37.96%),烟草及其制品(占24.22%),食用水果及坚果(占7.27%),可可及其制品(占3.44%)(表3)。按细类来分,进口额排在前8位的分别是油籽油料(103326万美元)、烟草及其制品(66963万美元)、未加工纺织原料(32897万美元)、水果(19119万美元)、可可及其制品(9508万美元)、饲料(9324万美元)、未加工皮革原料(6861万美元)以及酒(4109万美元)。非洲国家中贝宁、马里和布基纳法索均为世界重要棉花生产国,这些国家的棉花以及埃及的柑橘、南非的葡萄酒、加纳的可可豆、乌干达的咖啡、突尼斯的橄榄油、埃塞俄比亚的芝麻等特色农产品逐渐进入中国市场。
2.3 中非农产品贸易市场结构
从出口看,2016年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的前五大市场分别为南非(占中国对非洲农产品出口总额的11.83%)、摩洛哥(占10.87%)、加纳(占9.16%)、埃及(占8.07%)和尼日利亚(占7.25%)(表4),中国对五国农产品出口额合计占对非洲农产品出口总额的47.18%。中国农产品其他较为重要的非洲出口对象国为阿尔及利亚、科特迪瓦、贝宁、塞内加尔、多哥、毛里塔尼亚、肯尼亚、苏丹、扎伊尔和坦桑尼亚等。
从进口看,2016年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的前五大市场分别为:津巴布韦(占中国从非洲进口农产品总额的21.33%)、南非(占19.29%)、埃塞俄比亚(占12.48%)和苏丹(占5.78%)、塞内加尔(占5.07%)(表4)。中国从这五国农产品进口额合计占从非洲进口农产品总额的63.96%。中国农产品其他较为重要的非洲进口来源国还包括坦桑尼亚、尼日尔、多哥、马里、赞比亚、喀麦隆、莫桑比克、摩洛哥、埃及和加纳等。

3 中非农产品贸易面临的挑战与发展前景
 
3.1 中非农产品贸易面临的挑战
第一,农产品大多具有易腐且难以长距离运输的特点,这决定了其出口存在距离和时间上的高度敏感性,而中国与非洲的距离遥远,导致运输成本高和运输时间长,农产品贸易成本较高。第二,非洲国家众多,不同国家的政治、文化、消费习惯和经济发展水平均存在较大差异[1],客观上增加了双边农产品贸易持续平稳发展的难度。第三,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以及国际市场能源价格持续波动,非洲以及国际市场农产品供需也出现较大变化,并且对农产品进口稳定来源的可获得性和农产品市场价格的平稳性均产生了持续较大的影响。第四,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持续快速发展,中非农产品贸易面临来自其他地区和国家越来越强的激烈竞争,如欧盟、东盟以及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美国、印度等。
3.2 中非农产品贸易发展前景
中非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多优势,发展前景广阔。第一,中非首脑会议后,特别是在南南合作和中非合作论坛等框架及机制下[2-3],中非政治经济关系日益紧密,这为加强双边经贸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二,“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逐步落实,特别是《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农业合作的愿景与行动》的制定和发布[4],为深化中非经贸合作提供了重要的发展机遇。第三,中非农产品贸易往来一直具有很强的互补性。近年来,中国对非洲主要出口茶叶、蔬菜及其制品、水果及其制品和水产品及其制品等,从非洲主要进口油籽油料、烟草、棉花和可可等,中非农产品贸易产品结构趋于优化,这也充分反映了各自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从中国方面来看,随着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中国农业生产今后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资源环境约束,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比较优势将进一步降低,其进口将显著增加,这将为非洲相关农产品出口创造极好的机遇;从非洲方面来看,随着经济快速增长,非洲对中国加工农产品和园艺产品等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的需求也将不断增加。第四,中国从2005年1月1日起对25个非洲国家部分进口农产品实行零关税,此后中国给予零关税待遇的非洲国家和农产品种类均进一步增加[5-6]。因此,中非农产品贸易今后具有良好发展前景,农产品贸易规模将会平稳增长。
随着中国农业“走出去”进程加快,为了促进中非农产品贸易往来的持续平稳发展,双方可进一步加强在开展农产品市场信息建设、农产品质量认证、双边农产品展示和推介等方面的合作;中国还可通过联合开办企业从事农产品生产和加工等方式来加强对非洲农业投资和技术援助等,不断拓宽中非农业贸易合作的新领域和新方式。
 
论文参考文献:
[1]高贵现,朱月季,周德翼.中非农业合作的困境、地位和出路[J].中国软科学,2011(1):36-42.
[2]中国南南合作网秘书处.南南合作网[EB/OL].(2018-01-05)[2018-01-20].http://fanwen.81art.com/.
[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非合作论坛[EB/OL].(2018-01-05)[2018-01-20].http://industry.81art.com/agriculture/.
[4]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等.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农业合作的愿景与行动[EB/OL].(2017-05-12)[2018-01-06]. http://jiuban.moa.gov.cn/zwllm/zwdt/201705/t20170512_5604724.htm.
[5]杨军,杨文倩,李明,等.中非农产品贸易结构变化趋势、比较优势及互补性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2012(3):44-67.
[6]李昊,黄季焜.中非农产品贸易、发展现状及影响因素实证研究[J].经济问题探索,2016(4):142-149.
作者简介:李先德(1964-),男,湖北监利人,博士,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农产品市场与贸易、国际农业政策。E-mail:Edward@gmmg.com

作者:admin